[图文]奥斯维辛集中营:一个无声胜有声的地方

日期:2017-07-05 19:29:15 作者:若即若离 浏览: 次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奇门遁甲与彩票 www.uanze.com [图文]奥斯维辛集中营:一个无声胜有声的地方

 

今夏的一天下午,我们从波兰南部名城克拉克夫出发,天阴沉沉地,不时下着小雨,车子到达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时已傍晚7点多了,工作人员多数已下班,因为我们早有预约,办公室的门还开着。约10分钟光景,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女士赶来为我们参观讲解。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一排排用红砖砌成的二层房,外表看似一个密度很高的居民区,但四周由双层铁丝网围着,“犯人”进出唯有一扇铁大门,门楣上有一行德语:ARBEIT MACHT FREI(劳动通往自由)。当年的营房已成为殉难者纪念馆,馆内陈列着揭露希特勒党卫军在集中营犯下的种种罪行的图片、实物及资料。讲解员告诉我们,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修建的 1000多座集中营中最大的一座,也是奥斯维辛地区40多座集中营的总称。从1940年至1945年,在此共杀害了30个国家25个民族的150万人,其中被害最多的是犹太人,还有波兰人、吉卜赛人和当年的苏联俘虏等。故奥斯维辛集中营有“杀人工厂”之称。这种大规模、群体性的大屠杀,在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在一张密密麻麻载满人的火车图片前,讲解员停下脚步说,当年纳粹德国为实现其所谓的“人种优化”,大肆推行种族灭绝政策,用帮助寻找工作等欺骗手法,大批大批地“招募”欧洲各地犹太人,然后像装载牲口一样地用闷罐子火车拉到这里。人们一下火车就完全失去自由,男人、女人和孩子分住,人人穿条式囚服,统一编号,且将号码刺在身上。进入集中营后,一部分人去服苦役,一部分人供“医学试验”,更多的人在几个月内被分批处死。

 

在物品陈列室中,我们看到遇难者堆积如山的各种遗物,如鞋子、衣服、提包、碗、叉、盒子、脸盆、牙刷以及眼镜、拐杖等等,让我们触目惊心的是还有许多女人的头发和姑娘的辫子及人发制成的毛毯。讲解员说,这些东西都是 1945年1月苏联红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时留下的,其中有7.7吨头发,1.4万条人发毛毯,还有3.54万双男鞋和5000双女鞋。那时留在集中营中的幸存者仅有7600多人(内130名儿童),他们脸无表情,目光呆滞,见人询问,只会张开嘴巴不会说,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我呆呆地站在两幅幸存者的近乎裸体的照片前:一位165厘米高的女子,进来时体重75公斤,几个月后仅剩下25公斤,只见骷髅一般的骨架,丰满的乳房已干瘪成一粒乳头;另一位高高大大的男子,体重也仅35公斤。

 

讲解员带我们进入另一幢楼———毒气杀人室??瓷先ナ且桓龇指舳傻募辶茉∈?,上面有喷水龙头和释放氢化氟的毒气装置。“犯人们”赤身露体地进去洗澡时,毒气随水同时喷出,几分钟后就倒地毙命。随后,有专人将死者的金牙敲下集中冶炼,将死者文身的皮剥下制成灯照或手套。

 

毒气杀人室的隔壁是焚尸间,这是一座很简陋的房屋,里面有一个铁制焚尸炉,通过机械牵引作用,将死人从传送带上推入1000度高温的火炉,一天24小时可焚尸2000具。我望着铁黑的焚尸炉———一头嗜尸的恶魔,似乎闻到一股烟火浓烈的血腥味,老想呕吐。

 

我从奥斯维辛集中营出来,天空已夜色苍茫,坐上车子微闭双眼,思绪却像维斯图拉河的河水波澜起伏,翻滚不息:我想曾经遭遇同一场战争灾难的我的祖国,我想中国的奥斯维辛———南京大屠杀的惨状,我还想两个雷同国家的两个大人物的精彩表现———勃兰特的下跪,小泉的拜鬼……

 

在返回克拉克夫的路上,波兰总统克瓦希里夫斯基在纪念奥斯维辛解放60周年大会上讲的那段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我们现在站在一个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的地方。但我们仍要说,要怀念,要呼喊,这里曾是人间地狱!”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