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称日军曾在南京近郊多次投放细菌制鼠疫跳蚤

日期:2017-06-24 19:26:41 作者:记忆犹心 浏览: 次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奇门遁甲与彩票 www.uanze.com   “有关南京细菌战的情况有了重要发现!”日本著名学者、731细菌战宣传运动委员会代表奈须重雄昨天在南京师范大学与历史系专家、学生座谈时透露,目前他所在的731细菌战宣传运动组织已收集到材料,证实日军曾在南京近郊投放过鼠疫、霍乱等生物细菌。

日军多次在南京近郊撒细菌

 

“有关南京1644部队的情况,有这样的证词———”奈须重雄称,一名曾在南京1644部队服役的日本士官小泽作出证言,1943年夏,他和4名同伴在南京上飞机,他们把带有鼠疫的跳蚤放在瓶子里,在南京一个国民党军队使用过的飞机场降落,将瓶子里的跳蚤在周围撒掉。但撒落后对当地造成多大影响,是否诱发鼠疫,他们不知道。

 

1943年冬,小泽接到上级指示,让他们到距离南京五六公里的一个村子撒伤寒菌。小泽他们进村子撒伤寒菌时,刚好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走出来,小泽当场把小男孩杀掉。至于最后该村是否暴发伤寒他们不知道,因为地点是严格保密的。“南京1644部队曾把用来做细菌试验的人装在试验瓶里,从南京运到日本东京一个实验室做活体试验。后来,在东京挖出100多具这样的活体试验尸体,他们脑袋上留有弹孔。”

 

活体试验对象被称为“猴子”

 

“日本右翼一直在纵容这种残忍的试验。”奈须重雄说,731部队里有个叫平泽的人,亲手撒过细菌,1945年他在向日本京都大学提交的一篇博士论文中提到,狗身上的跳蚤能成为传播鼠疫的媒介,其中有项特殊的研究,对象是猴子,最后猴子死了。但按规定,论文中必须注明是什么种类、怎样的猴子,令人惊奇的是论文中只是笼统地称猴子。奈须重雄说,通过一个细节明显能证明,试验对象是人而并非猴子,论文中注明该对象体温变化最低从36℃开始,如果是猴子肯定比36℃要高得多。另外,论文中提到“头痛”、“头晕眼花”症状,稍有医学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活体试验,对象是人,而这样的论文居然能通过审核,这明显是在纵容。

奈须重雄说,在日本关于细菌战的资料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日本参谋本部所管辖的军医部的各种内部杂志,另一个来源于医学论文,如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报告等。目前他们已在新加坡等地找到有关日军细菌战的若干证据,南京的1644部队有报告集,但目前还没找到。

 

制鼠疫跳蚤是1644部队“特长”

 

“南京的确有个1644部队。”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介绍,日军的这个细菌试验基地名为南京“荣字1644细菌战部队”,对外公开名称是“中支那防疫给水部”,又称“多摩部队”,是由日本细菌战犯石井四郎在1939年4月14日带领哈尔滨731细菌战部队的一部分人员与设备来南京创建的。它是同时期建立的华北、华中和华南三大细菌战部队之一。

 

1644部队总部设在南京中山东路原南京陆军中央医院,马路对面原是明故宫飞机场,军用机场为1644部队运送人员、设备、细菌制剂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培养霍乱、伤寒、鼠疫等致命细菌是1644部队的一个显著特点,只有哈尔滨的731部队可以与它相提并论,只不过731主要生产化学毒气,而1644侧重霍乱、鼠疫等细菌生物试验,研究、繁殖和生产大量的鼠疫跳蚤是南京基地的特长。

 

对研究日军在华细菌战很有价值

 

“这的确是重大新发现。”南师大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教授对此次奈须重雄南京细菌战的发现评价颇高。张连红称,由于日军1644部队的保密工作做得极为到家,连当时驻宁的日军部队也极少有人知道真相,因此调查取证极为困难。之前只有1998年8月18日在南京北京东路九华山附近搞基建深挖时,无意中挖到几十具被肢解的尸骨,后经考证断定,这是日军“荣字1644细菌战部队”当年进行细菌活体试验留下的遗骨。奈须重雄带来的新发现,对研究日军在华细菌战非常有价值。

 

 

 

作者:黄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